(圖片來源:Pixabay)

FiT及RPS是目前各國政府激勵再生能源發展的主要政策工具,FiT相當於給予企業正向誘因的「胡蘿蔔」,RPS則相當於給予企業負向誘因的「棒子」,「胡蘿蔔」與「棒子」之間的差別在於政策制定者在這兩大經濟誘因工具思考點的不同,本篇文章將就FiT及RPS背後的邏輯進行介紹,並以日本及韓國推動生質能發電的例子進行比較。

FiT為「價格工具」,保證再生能源發電併網及長期收購;日本生質能發電受到FiT政策激勵,近年裝置容量呈爆發性成長

Feed-in-Tariff (以下簡稱FiT) 是政府激勵再生能源發展的「價格工具」,在臺灣稱為「躉購費率制度」,FiT有3個主要的特性:第一為保證併網,當再生能源電力由發電端產生後,無論發電來源、規模大小、所在地區條件,電網業者都有義務提供併網服務,並收購再生能源所產生的電力;第二為長期購電合約,「躉購」所指的便是大批購入,所以FiT合約通常都長達15-25年;第三為以再生能源發電成本為基礎來計算收購費率,因此當同時生產1度電的情境下,不同的再生能源費率會因為發電成本而不同,如果以臺灣2018年的再生能源躉購費率來看,陸域風力發電因為技術成熟,所以費率最低,每度只有2.7元。可是,同樣是風力發電,離岸風力因為技術及營運風險較高,因此費率也最高,每度為7.12元,地熱能也有每度6.2元的水準。

日本是亞洲國家中,採用FiT制度來促進生質能發電的代表國家,日本政府將生質能按照5個次分類進行補貼,2017年補貼費率為:(1) 木顆粒、棕櫚殼、農業廢棄物為21 ~ 24日元/度;(2) 木材、疏伐餘材為32 ~ 40日元/度;(3) 建築業廢木材及其他木材為13日元/度;(4) 廢木屑、廚餘、廢食用油為17日元/度;(5) 汙水汙泥、動物糞便及食物所產生之沼氣為39日元/度。自2017年起日本境內生質能發電裝置容量呈現爆發性成長,光在同一年2月的一個月內,日本經產省便批准2GW的申請量,3月則是高達6.6GW。

RPS為「數量工具」,規範發電業再生能源發電義務,並搭配憑證交易制度;韓國生質能發電在RPS政策下,躍居全球木顆粒第2大需求市場

Renewable Portfolio Standard (以下簡稱RPS) 是政府激勵再生能源發展的「數量工具」,在臺灣被稱為「再生能源配額制度」,RPS有3個主要的特性:第一,政府對發電業者進行強制性義務規範,規定發電業者必須有一定比例的發電來自再生能源;第二,若發電業者本身無法達成政府規定的再生能源發電比率的目標,須由市場購入其他再生能源發電業者獲得政府單位核發的再生能源交易憑證 (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RECs);第三,REC的價格是由市場供需決定而波動。

就像日本生質能發展,韓國最近的生質能發電同樣有突破性成長,只是韓國政府所選擇的政策激勵制度為RPS,國內共有18個發電企業受到規範,依照韓國政府規定,若電廠進行生質能與燃煤混燒,則可以1:1的比例換得RECs;若電廠進行100%生質能發電,則可以1:1.5的比例換得RECs;若電廠達不到RPS目標或沒有購買足夠的RECs,則罰款為RECs平均市價的1.5倍。韓國REC價格,2015年1單位REC的均價為85美元,至2016年翻倍達1單位150美元。也因為RPS政策激勵,2016年底韓國已躍昇為全球工業用木顆粒第2大市場,僅次於英國。

無論FiTRPS制度,在日本及韓國均已產生促進生質能發電成長的正面效果

為了發展再生能源,FiT及RPS都是目前各國政府最常使用的政策工具,FiT是以保證價格的出發點,誘發更多的生質能裝置容量;而RPS是在確保一定再生能源發電目標量的出發點,由REC的流通來調節市場價格。根據日本及韓國的經驗,無論FiT或RPS制度,在日本及韓國均已產生促進生質能發電成長的正面效果。

責任編輯:吳周燕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