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相較於鄰近日本與韓國積極推動生質能發電,臺灣生質能產業在政策推動與產業發展上又是如何?

臺灣自2009年實施「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並於隔年訂定2025年再生能源設置目標為12,513 MW以來,後續數次調高再生能源發展目標。為落實減碳承諾,根據表1臺灣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來看,再生能源目前主要著重於風力與太陽能發電的發展,而生質能發電(含廢棄物能發電)推廣目標在2020年、2025年及2030年分別為768 MW、813 MW及950 MW,但2016年底生質能發電裝置容量累計已達到727 MW,與2020年目標相去不遠。

若以總發電量進行比較,2016年再生能源整體發電量27.38%來自生質能發電(含廢棄物能發電),僅次於水力發電(52.07%),而風力與太陽能占比仍較低。

1 臺灣再生能源推廣目標(2015年版)
(資料來源:經濟部(2015),「我國再生能源短中長期推廣目標量」;經濟部能源局,能源統計月報。)

為鼓勵發展再生能源,政府於每年公布下一年度再生能源補貼費率。表2為歷年臺灣生質能躉購費率(即FIT補貼費率),從整體來看,由2010年至今有顯著增加,根據2017年適用之最新費率,為提升沼氣發電發展誘因,提高有厭氧發酵設備之生質能發電補貼費率,由2016年每度3.9211元提高至每度5.0087元,無厭氧發酵設備之生質能發電則是每度2.6000元,廢棄物發電則提高至每度3.9839元,漲幅達3至5成。

2 臺灣生質能躉購費率
註:上表數值為各年度適用費率。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

近年由於大眾對空氣污染的環境意識提高,加上溫室氣體減量承諾的影響,政府主管機關希望能夠以清潔燃料取代重油、燃煤等高汙染化石燃料,同時解決廢棄物去化問題,這些都是未來推動臺灣生質能產業發展的主要驅動力。

2017年初經濟部在其「指定能源用戶使用蒸氣鍋爐應遵行之節約能源規定」公告中,針對指定能源用戶,其燃煤與燃油鍋爐可與固態生質燃料(包括木顆粒燃料、棕梠殼、菇類栽培介質廢棄物)混燒。此外,相較化石燃料,生質能之空氣汙染物及溫室氣體排放量相對較低,業者所支付之空氣污染防制費相對較低(空氣汙染防制法第16條),未來若對業者課徵碳稅,所付出之碳稅亦將較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第5條)。此外,近2年彰化縣、臺中市、高雄市等地方政府在其地方自治條例中,亦紛紛加嚴空氣汙染物排放標準或有禁燒生煤等規定,也促使業者必須以清潔燃料取代傳統高污染燃料之壓力。

在本文中,我們討論了臺灣再生能源發展目標、補貼費率,以及可能會推動生質能發展之相關規定,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繼續探討近年來臺灣生質能市場發展概況。

 

參考文獻

  1. 經濟部(2015),「我國再生能源短中長期推廣目標量」。
  2. 經濟部能源局,能源統計月報。
  3. 台灣電力公司網站。

【延伸閱讀】

臺灣生質能市場最新發展趨勢(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