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REN21「全球再生能源現況報告」及BNEF(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全球生質能市場展望」報告均指出,2015至2016年間,受到各國政府減少再生能源補貼、低油價衝擊,以及部分人士及環保團體對於生質能發展對環境永續性之質疑,使得生質能之投資、產量及發電量成長呈現趨緩的現象。

根據REN21報告,相較於太陽能與風力發電裝置容量在2016年仍明顯成長,生質能發電裝置容量(包括固態生質能發電裝置容量與沼氣發電裝置容量)增加5.9GW,總計達112GW,比2015年成長5.67%,生質能發電量則是成長8.62%,達到504TWh。生質酒精與生質柴油產量則分別維持在986億公升(約9,860萬公秉)與308億公升(約3,080萬公秉)(表1)。

2016年生質能發電量最多之國家依序為美國、中國大陸、德國、巴西、日本、印度及英國,前5大國家的生質能發電量便占了全球生質能發電量52%左右(表2)。

表1 2016年再生能源指標
(資料來源:REN21 (2017), “Renewables 2017 Global Status Report”)

2 2016年全球生質能發電量排名前5大國家
(資料來源:REN21 (2017), “Renewables 2017 Global Status Report”)

下圖1為REN21報告中所統計全球生質能投資總額,2007年生質能投資總額為高峰,達到504億美元,2016年投資總額則僅剩90億美元。

註:生質能發電裝置投資總額含固態生質能及轉廢為電(waste-to-power)技術之投資,但不含轉廢為氣(waste-to-gas)技術之投資。
(資料來源:REN21 (2017), “Renewables 2017 Global Status Report”)
圖1 全球生質能新增投資總額

2009年以前在生質能投資主要在液態生質燃料,2009年後對液態生質燃料投資金額越來越少,2016年在液態生質燃料之投資僅剩下22億美元,相較2007年投資金額為274億美元,近10年在生質燃料投資大幅下滑91.97%,平均每年下滑9.197%。

2009年後對生質能發電裝置投資越來越高,但隨著2011年當時計畫陸續投產,加上受到近年低油價衝擊,新投資越來越少,投資總額連續幾年下滑,2016年對生質能發電裝置投資約68億美元,較2015年下滑11.76%,近10年在生質能發電投資同樣大幅下滑70.43%。

相較於2007年至2011年之新增投資主要來自歐洲與中國大陸,2016年新增投資主要來自歐洲,主要投資項目為英國Teesside之299MW裝置容量之生質能電廠及丹麥Amagerværket之150MW裝置容量之汽電共生廠。

從前面內容可以知道,生質能發展受到各國政府減少再生能源補貼、低油價衝擊,以及部分人士及環保團體對環境永續性之質疑,使得近年來在生質能發電裝置、產量及新增投資計畫的成長上都有趨緩的現象。下一篇「全球生質能最新發展趨勢(中)」將進一步說明2017全球固態、氣態與液態生質能產業的發展狀況。

 

參考文獻

  1. 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2016), “H1 2016 Global Biomass Market Outlook.”
  2. 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2017), “1H 2017 Global Biomass Market Outlook.”
  3. REN21 (2016), “Renewables 2016 Global Status Report.”
  4. REN21 (2017), “Renewables 2017 Global Status Report.”

【延伸閱讀】

2017全球生質能最新發展趨勢(中)

2017全球生質能最新發展趨勢(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